8号彩票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绿色金融与金融绿色
2019-06-14 绿色金融参阅
    当前我国生态文明理念下的经济和产业体系正在建立,金融作为经济转型的重要抓手,在引导和撬动绿色投资上的作用日益显现。由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指导支持的中华环保联合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2019年度高峰,于2019年6月8日在钓鱼台大酒店隆重举行。主题是“发展绿色金融,建设生态文明”,约200名来自经济、金融、环保等相关部门的领导、、学者、企业界人士出席了此次高峰论坛。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北京绿色金融协会名誉会长王忠民莅临本次论坛,并发表题为“绿色金融与金融绿色”的主旨演讲。演讲全文如下:
 
绿色金融与金融绿色
——“发展绿色金融建设生态文明”2019年高峰论坛演讲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
北京绿色金融协会名誉会长  王忠民
2019年6月8日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绿色金融与金融绿色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北京绿色金融协会名誉会长王忠民发表演讲
 
尊敬的顾秀莲副委员长、马培华副主席,各位领导、各位嘉宾:
        我跟大家分享的题目是绿色金融与金融绿色。第一个方面讲的是绿色金融,后两点讲的是金融绿色。如果我们发现人类对绿色的认知在不断深化,不仅是人与人之间的生存、发展、进步的关系需要平等、博爱才可以共同发展,而且人与自然也需要用平等、博爱的思想去构建一个绿色的生态体系,才可以彼此没有伤害地共同成长,永远是彼此共赢。如果我们再上升到更广远的地球等等这样的角度,正如刚才赵平局长讲的,我们就会不仅是和其他的,我们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生态体系当中的动植物去看,我们和化石,和历史的久远,和我们看不着的东西也是平等、博爱的生态体系的时候,这是我们过去思想认知不断随着人的进步认知的增强,而认知的深度和广度体现出人类文明和知识的结晶。
       问题是怎么样才能够发扬光大,能够渗透到一切行为和一切逻辑当中去?不仅是自然,每一个个人的,而且是法人的,是每一个企业的行为和逻辑的时候,这时候就和金融密切地结合在一起。我们今天做的事和已经做到的事,把金融所有的环节、所有的场景、所有的链条都和绿色连接起来,以促生绿色的价值就是金融的价值,绿色的目标就是金融的目标,绿色的未来就是金融的未来这样一个逻辑体系,我们大概做了这两方面的事情。
        第一点从债券的角度,我们知道今天如何衡量金融对绿色做了多少?我们一定看绿债在一个国民经济债权当中占的比重多大。我们看到绿债确定这么长时间,绿债是在所有金融支持绿色当中最大的一个场景,但是它在全部债券当中依然非常微弱微小。我们在债券之外做一些其他的思考,比如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所有做私募股权投资的人在投资过程中,在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的时候,把环境、绿色作为一个尽调时候的基准,如果我尽调的这家企业法人没有按照绿色、环境的要求去做,我就不选择它,我就不投资它,它可以获得社会资本估值、再估值和被投资的可能性被减低。谁在这方面做得好,我就倾向于投它,我就倾向于对它的资产进行再估值,ESG就成为全球私募股权投资的一个基准和一个尽调的基准逻辑线。
        如果有不同的社会资本当中投资,社会的资本,特别是国有资本,社会团体集中的,比如我所在社会保障基金会的资本在参与其中的时候,应该首先贯彻的是绿色标准。你投资的对象,你服务的对象一定是绿色标准,甚至我为了吸引其他的股权和其他的投资者,按照这个标准办,我可以跟它分享这方面的信息,甚至可以分享这方面投资当中的利润。比如国有资本做到私募股权基金的时候,我可以说把股权当中超额回报的部分让渡给私人股权,只要这支基金投资的目标是按照绿色基准去投资的,我放弃超额回报给你,这样就可以吸纳更多的社会资本在一个私募股权里面,庞大的队伍就可以让整体投资绿色的比重大幅增强。
        如果再放大到二级市场当中,你把涉及市场当中通过市场融资,通过发展当中,说我们融资来的,我每年向全球公告投资资产负债表的时候,你说我拿出我盈利的百分之多少就做绿色当中的投资和回报,这个时候社会投资在其中的资本容量,可以看到资本容量越大,它投资就越多。我们在二级市场包括一级市场建立了一些标准,这个时候所谓的指数,所谓的编制的绿色金融指数就开始发挥作用。绿色金融指数如果成为一个投资标的,参与其中的投资者数量就越多,谁参与其中可以盈利的时候,一个指数就会成为一个金融产品,这个金融产品背后不仅弘扬了绿色价值,还在让金融投资者围绕它买进卖出时,可以获得庞大的社会资本流入。
        我不仅从货币的流动性,从债券的市场应用,从股权早期的VC投资到后期PE投资,而且到二级市场指标体系和指数的构建都可以完成今天的绿色价值和金融价值双维互动,一定会推动绿色的发展。今天所有的这种标准,所有的这种产业,所有的这种构建,甚至已经在三个维度当中展开了。第一,是从单一国家向全球在推进,谁的国家做得好,看别人怎么做的,我们去学习。第二,类似于我们今天的,各类这样的协会,而且这些协会不是单一的绿色环境的和单一的金融,而是和绿色金融共建在一起的社会组织体去推动这样的工作。第三,它在全球的任何一个金融环节当中的份额比重今天正在成为一个更高份额比重的价值追求,去看谁先达到,说明谁的金融和绿色之间结合得更好,走在了时代的前面,这才是进步的经济体,才是发展的经济体,而且是和谐绿色的经济体。这些才只是我今天谈的第一点——绿色金融。
        第二点首先讲的是,所有金融东西如果附着于一个绿色的价值它会怎么发展?我们会找到,金融如果附着于绿色的价值,就会说让每一个个人和每一个法人如果就像金融那样,拥有这方面的产权,拥有这个产权收益率的回报,让做任何绿色事情都像今天自己财富的支配,可以明确其产权,特别是明确这个产权代理收益获取的话,就可以把绿色的价值和金融的价值高度融合在一起,这听起来比较抽象。我描述一个金融的流程。如果我们今天做风险投资的时候,突然发现所有基于技术、绿色、科技这样的一个商业模式,你的估值水平在我被投的公司当中可以占百分之多少的股权?如果人类从原来的实物股权一角度,突然之间感觉到知识产权才可以在这当中更多吻合技术、绿色、科技,就应该给它占企业战略的比重大大的放开,这时候就不是5%、10%,有可能是51%,极有可能是99%,吸引资本投资,资本分享它未来的收益,而不是收益被资本掠夺走,这个时候首先是人类基于原来物权企业资产的价值构成,企业的资产负债表改变。基于绿色和知识产权现代资产负债表和资产平衡表,才呈现出初始阶段还没带来收益阶段,甚至它在初期投资的浅收益阶段就可以庞大的社会资本进入其中,因为我未来的收益,我占企业权益比重大,我未来的权益比重可以获益,这个时候才被估值。
        人类这个时候出现了两个体系,第一个体系,如果社会的基础研究、基础科学需要的话,那就用庞大的社会资本和国有资本把高校和研究所支撑起来,因为那是未来的东西。但是这些技术未来的外溢价值很大,所以就把它放在企业里面。所以,它在企业里面的估值是在未来企业的占比权力比重当中体现出来。有趣的是,今天我们更需要看到的是这种估值,如果在私募股权里面,两年估一次,一年估一次,一个季度估一次,占的比重能不能是动态的?即使是三分之一,如果未来证明你在企业贡献当中占据重要的地位,我可以让你的权益更多,甚至我们今天所有的IPO上市制度应该是基于这种绿色和未来收益的技术。如果能够上市的话,它没挣钱的时候就可以上市,但是它在上市当中占的份额要能足够大,他未来才能带来这方面的收益。当然,在并购的时候,我把这个问题全了解一番以后发现,绿色金融以后不仅让所有权的逻辑,而今天让它在金融权力当中让绿色和未来成长的权利,体现在所有金融权利线性逻辑当中的每一个环节,他才能够从没有人类投资的时候引来人类投资,有了人类投资的时候不断地估值增长,未来才可以表现为市值最大的公司,恰好是人类这方面的资本最大的集中体,但是这是对绿色和未来科技的贡献最大的链接。这才是把金融的逻辑和绿色的逻辑有效地从过去的物有产权,变为技术和绿色产权当中有效的金融。
        我再讲第三个方面。我们发现,如果我们今天在看庞大的绿色产业,从金融、财政或者其他的社会公共政策角度看,有时候目标是很清晰,动作也很坚定,但事后的结果是相反的。我们要支持汽车,要支持,比如风电或者太阳能的电力电能。结果突然发现,我们给予了庞大的金融支持、财政支策和社会支持,但是最后做出的结果是相反的,引起了一部分社会的套利行为,在这当中轻易地套利,而推动这方面产业没有带来人类的节能环保的绿色之花。问题是什么?问题在于我们今天要让绿色和金融有机结合的时候,有一个结合的时序和社会政策逻辑的机制和终点的问题,我们现在要强调的是,如果这个时候的金融政策是绿色的,就应该在绿色的节点当中去。比如贴息,我现在说你做这件事情我就贴息,我只说做这件事情就可以把贴息拿了,便宜的钱拿到可以做其他的事情,可以作假。请注意,我们今天看我们贴息的制度中做了多少假,如果上市公司可以做这件事情的话,就给它快速上市的绿色通道,结果所有公司都说自己是绿色的,结果欺诈上市成为我们上市当中最大不平衡的现象。现在归结起来,我们应该用庞大有效、坚定不移的社会金融政策,也包括财政和其他的产业和社会政策在节点当中,在企业有结果的时候,你是有竞争力的,你真正是做这样的,我给你返息。返息一定是说,你下一步把你正确事情做好的时候,你就可以成长。这是我刚才描述的时候,让没挣钱的公司到二级市场当中去上市的时候,你一定要说你做了这件事情,如果信息公开披露说的是假话,未来我把你罚死,但是你真正做了这件事情,你已经可以在你做环保绿色的事情就可以融到资了。注意,在节点做事情当中可以规避社会不同主体寻租和套利,关键是我们所有社会金融政策就可以较大幅度支持真正做这方面的事情。讲一个先例,华为当年并没有用所有今天的金融政策,华为发展到今天都不是一家上市公司。但是,我们要给它的是,只要证明它是绿色、环保、科技这个取向的时候,才能用事后金融逻辑和税收政策,去催生它,保证它,去发展它,因为你做的是把正确的事情放大、放长去做的。所以我跟大家分享的就是绿色金融也需要金融的绿色。
        最后,预祝本次论坛圆满成功!谢谢各位!
阅读